一般的好朋友 (中篇小说 6~12续)


方华    04/19     7420    
4.5/2 



           ( 六 )
春季开学时,方华接到了University of New Orleans(UNO)生物系的录取通知书。随即,他和昌明搬家到了UNO宿舍楼里。搬家时,魏青痕感情地说自己不会忘记Maple街上这个小屋。几个月来,他们三人课余时间常来这里坐坐。喝茶聊天或吃个午饭。
上课后几天,方华寄给他们三人一张明信片,上面写道:“真高兴,我终于上学啦!谢谢你们帮忙搬家。你们猜,到这儿后的第一天,早晨起床后,我看见了什么?满天满地的海鸥,白花花地飞在天空,盖在地上,象下着大雪一样,漂亮极了!UNO校园边临番家泉大湖。欢迎你们来玩,真希望能象过去一样,常常见到你们。”
二月,虽是初春,New Orleans却已是春意盎然了,满树的玉兰花开得热闹非凡。
杨宇的太太吴丽萍如期到了美国。正好是 Mardi Gras 假期 , 大家聚在他们新找到的民房里,祝贺他们夫妻团圆 , 然后一起去看狂欢节游行 。


在这天之前,方华在电话里听到了丽萍的声音,好像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有些沙哑 。她想,大概是刚下飞机,旅途劳累吧。

先走路 , 加上一段有轨电车 , 一路上到处都是人群 , 站着的 , 坐着的 , 急步快走着的 ~~


   方华端着一盘红豆沙汤圆,昌明按了门铃,来开门的正巧是女主人。苗条但不漂亮,围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很能干的样子。声音却依然跟电话里一样。奇怪地,方华觉得自己有点失望 , 是那种未能如愿见到一个更靓丽的嫂子兼姐姐似的遗憾 (?) 


  陆陆续续,魏青,欧阳还有老金都来了。吃过饭后,杨宇取出丽萍刚从中国替他带来的吉他,弹了几只曲子。小房里,流转着吉他声,说笑声,像屋外的春景一样热闹,快乐。





           ( 七 )

读书好忙,还要当助教。方华已经好久没见到杨宇夫妇了。只是听说他们搬家了,住在一家越南华侨家,丽萍在那家主人开的一家杂货店工作,他们不用交房租。店主每月另付他们一些钱。 夏天,急匆匆地来了,暑期课程更是密集赶人,方华感叹美国学校的 Summer school , 才是真正的填鸭式教学,而且填的是压缩了的航空飞行员的罐头鸭肉 。 


一天早晨,方华接到了杨宇的电话。他的声音由于气愤而有些发颤:“方华,我们与现在寄住的房东相处得很不愉快 。他叫我们今天就搬出去 。可我们找到的房子正在修理中,房主说得有一个星期才能住人 ” 方华很震惊 : “ 他们怎么能这样催你们?那你们就先住到我们家来吧 。” 下午,杨宇,丽萍就带着他们的行李家当,来到了我们 UNO 研究生宿舍的一卧小家 。 丽萍的眼睛红肿着,象是刚哭过。方华劝慰她道:“别生气,丽萍 。有听说过越南人不好相处呢 。” 她又转向杨宇:“暑假你没选课,丽萍也没工作,你正好可以带她在周围好好玩玩。只是昌明和我白天都在学校,不能陪你们 。” 方华建议他们开车到湖边,过一过那座世界上最长的大桥 , UNO不远处还有一个市区公园,里面有个故事园 Story Land 。虽是专给孩子们建的,但很好玩。她和昌明一直很想去,却没时间 。“多照些照片,让我们看看,过一下眼瘾哦 。” 第二天上午,送杨宇,丽萍出门时,她认真地嘱咐了一声。 杨宇点点头,又很感动地对昌明,方华说:“真谢谢你们的帮助。不过,请不要告诉别人 , 我们现在住在你们家里 。” 听了这话,方华觉得一丝模模糊糊的困惑一闪而过 。但她却开了一个玩笑:“ 这有什么需要保密的呢?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也会去打扰你们的 。” 


没想到,这句玩笑话竟成了真的,在秋季学期开学时。Louisiana University(LSU)生物系一位美国研究生,因为一门成绩补考仍不及格被系里开除 。他的导师替他到UNO生物系说情 。方华是系里唯一的一个外国学生,她的助教奖学金便被转给了那位美国学生。外国学生学费是两千多美元,这对昌明,方华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他们俩人同时找到一家中国餐馆,晚上去打工挣学费。小夫妻俩辛苦至极,尽最大努力试着应付这一突然来的变故。更意外的是,如此紧张,劳累的情形下,方华发现自己竟怀孕了。惊慌至极之后,是喜悦与盼望。多么好,已有一位小生命在陪伴她了。昌明更是开心,他说本来一结婚,他就想做爸爸的,只是来了美国,不敢想。他建议方华放弃自己并不喜欢的生物学专业,退学回家。 “ 先学着做妈妈吧!等我毕业工作后,咱们交学费让你学文科 ” 。昌明胸有成竹地向方华作了保证。 “退了学,我们就得搬家呢 。我们还是去Tulane校园附近找房子吧。” Tulane 附近是较老的宅区,房子旧些,但街区漂亮,很有生活气氛 。 不巧的是,昌明,方华看中的一间民房,与当时杨宇他们搬家时的情形极相似,没水,没电没有清理妥当 。而UNO宿舍的租用期已满。“没问题,找杨宇,丽萍好了。” 方华毫不犹豫地抓起电话。接电话的是杨宇。讲了一下情形,方华说:“ 看来,我和昌明真的要来打扰你们了。” 杨宇回话:“嗯 , 我和丽萍商量一下 , ” 语气吞吞吐吐。方华即说:“不用啦!我和昌明自己想办法,不麻烦你们了!” 电话那端,杨宇有些慌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 但方华已经挂断了电话 。气愤吗?她心中更多的是不解和吃惊。她的脸红红的,眼泪流了出来了。昌明深知方华为何委屈。她递过一张纸巾:“小华,杨宇有他的难处。上次我帮他们搬家时,我就看出来了,丽萍把他看得很紧 。那天天气很热,他们家隔壁就是一家冷饮店,杨宇进去后,丽萍也跟了进去。不一会儿两人空着手一起出来了。丽萍冲我笑笑,说真抱歉身上没带钱 。” “这么小气。你那天怎么没告诉我?” 方华那天有课,没有跟车过去。 昌明宽厚地摇摇头:“我想他们也许是因为暑假杨宇没有助教奖学金。丽萍想节省钱,也是可以理解的 。” 方华仍然很意外地自言自语:“ 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好了,我们以后不要和他们作朋友了。” 昌明笑了:“又耍小孩子脾气。跟人来往,哪能求十全十美,更不能发现有所差异,就割席而坐。是不是,小华?” 但从那以后,方华还是觉得,听到杨宇,丽萍的名字都感到别扭 。













                ( 八 )
   都说孕妇贪睡,方华更是特别,好像是想趁机把过去欠的瞌睡都补回来。太阳升得老高了,她还不想下床。今天是中国农历春节,美国导师虽不懂,但很尊重它国风俗民情,所以昌明很幸运地请了一天假。难得能有这样的悠闲,昌明伸了个懒腰,下床到冰箱里取出牛奶,倒给方华和自己个一杯。 

电话响了,是丽萍打来的:“喂,方华,还在睡懒觉呀?起来吧,到我们家来吃年饭。”方华望了昌明一眼,心里正在犹豫。机灵的丽萍不等她答话,又问:“昨天,正好是Mardi Gras(狂欢节),你们去看游行了吗?” 方华兴致一下大起:“去了!你猜我捡到什么了?” 丽萍说:“一百美元。” 方华拍了一下话筒:“比那还好!有幸车上的人扔给我两个布娃娃。第一个是个女孩,第二个是个男孩。所以我这次怀的肯定是个漂亮女儿!” 丽萍也很高兴,问:“这么说,你还会要老二,而且是儿子了?”方华非常肯定地:“对呀!当然我们要等好几年以后啦。” 

丽萍手巧,烧得一手好菜,平常杨宇都不需要沾锅台的边。今天他提的建议请昌明夫妇来过年,丽萍痛快地一口打应,而且很快就在厨房里忙起来。杨宇心里很高兴,便在丽萍身边当帮手。 听见敲门声,杨宇开了门,心里不由小吃一惊。昌明只是比以前略胖,而方华,穿找一件细花孕妇装,腹部已高高隆起。杨宇把手伸过去,比量着:“都这么大了!真是人还没进门,肚子先进来了。” 方华笑着,很是幸福地:“对呀,快点生就好了,每天跟捧个大球是的。” 丽萍也走了过来。说:“你走路可要小心点。” 方华说:“没关系,稳当着呢,摔不倒。” 丽萍笑道:“哪呀,你别把对面的人撞出去八丈远。” 
四个人都笑了起来,方华更开心,她真喜欢这样的气氛。









                  ( 九 ) 

 春节过后一个多月,四月初,一个小人而加入了昌明,方华的家,真的是一个玲珑小巧的漂亮女儿,生就一副甜甜的小摸样,昌明便叫她:“咪咪,咪咪跟爸爸笑笑。” 方华沉浸在做新妈妈的喜悦,兴奋中,满是幻想地说:

“昌明,那咱们的下一个儿子就叫豆豆 。” 

   在方华,丽萍来美陪读后,其他一些同学的太太们也陆陆续续地到了。都是二十四,五的年纪,正是为人父母的时候,三三两两,很快就有了好几个baby(贝贝)。 杨宇,丽萍时常来逗咪咪玩。看见他们那么喜欢的样子,方华问丽萍:“什么时候听到你们的喜讯啊?”

丽萍冲杨宇埋怨地嘟囔了一声:“问他吧,我们家的事是先生说了算。” 

方华笑道:“这么说,我们家是我作主了?” 

丽萍肯定地说:“ 可不就是 。这里的太太都说,要选择模范丈夫的话,昌明是第一名。你想要小孩,他就同意生;你喜欢住Rosen House,就搬来了。这里现在还没有其他大陆来的人家呢 。” 

方华不禁摇摇头:“真是众人话杂。怀上咪咪,是意外事故,搬来Rosen House, 是因为这里小孩多,楼下又有一个很大很好玩的Playground. 不过么,昌明倒是有心做模范丈夫,可惜试验室太忙了 , 他又不会做家务 ”   

确实的,昌明的导师Dr. Miller是系里有名的工作狂,他自己独身一人,无牵无挂,实验室几乎是他 全部的生活。看看先例,昌明很怀疑自己能如愿地在五年内博士毕业。比他先来的一位印度学生,一位台湾学生都已经是在Dr. Miller手下工作第六年了。两位学生的博士功课都早已念完,可毕业论文和时能答辩,就得由老板说定了。老板们自然喜欢多留一阵做着博士水平研究工作,拿着研究生奖学金的准博士(RA)们了。 


  咪咪一岁生日刚过,方华查出自己又怀孕了,她甚至已相信,肚子里的小家伙是一个调皮的小男孩。却没想到,小家伙出生时一鸣惊人,生下时体重10磅多,身长22英寸。方华和昌明还是按事先 取好的小名叫他:“小豆豆。” 别的叔叔阿姨来恭喜时都说,这个胖小子,明明是一个特大号:“大豆豆。” 


杨宇,丽萍却没来。 这一年多,因为忙,因为不同的生活圈子,他们变得陌生了许多。










         ( 十 )

Gibson Hall, 一座典雅壮观的大石楼。Tulane研究生院就设在楼里。 杨宇随他的导师Dr. Bartel 到院长办公室交上了计划明年五月份毕业的报告。Dr. Bartel见杨宇的脸上仍带着几分担心的神色,便说:“杨,Don’t worry, Be happy. 如果你明年找不到工作,可以继续在我的实验室做Post Doctor(博士后)么。” 杨宇说:“非常感谢。但我要一份正式工作,才能申请办绿卡,留在美国。所以希望我的Job Hunting能得到您的大力推荐。” 


跟Dr.Bartel道别后,杨宇推开大门,刚要下楼梯,一眼看见楼前院子的树荫下,一位胖胖的东方妇人推着一辆小孩车,身边还跟着一个头上顶着只蝴蝶结的小女孩。是方华。杨宇大步地跑过去。“喂,方华,你怎么已经出门了?没等回话,他一弯腰抱起小孩车里的婴儿,掂掂分量:” 名副其实,名副其实,真是个大胖小子。恭喜你了,方华。我们正想去看看你们呢。”   

方华掠掠刚剪的齐耳短发。“谢谢。真的,我还正在犯愁,要不要请你和丽萍来吃小豆豆的满月酒呢? " 

杨宇急切地接过话 " 当然要了!嗯,丽萍也怀孕了,前天刚查出的。” 

“真的!”  方华很快活地:“恭喜,恭喜 。欢迎你们也加入爸爸妈妈队伍。丽萍呢?它反应厉害吗?” 杨宇答道:“还好。但她坚持要去打工,说小孩生下后花销大,先积攒些钱。另外,我计划明年夏天毕业,不知能否找到工作,我个人是不想在这个时候要Baby的。可丽萍一再跟我抱怨,说方华他们都有两个孩子了,我们也该要了。” 说到这里,杨宇顿了顿,觉得自己似乎是讲得太多了。记起有一次丽萍问他,你跟方华怎么那么多话 ? 

他把豆豆放回小卧车里,蹲下,牵起咪咪的小手:“真快,咪咪已经是个漂亮小姐了。叔叔这次要是有了儿子,就嫁到我家做媳妇吧!” 方华笑道:“别瞎逗小孩了。再说我们咪咪可不嫁小女婿。谁让你和丽萍不早点生儿子的 。” 

杨宇叹了口气:“真的。还是你和昌平有勇气 。你们是这里大陆留学生里 , 第一家有 Baby的,而且连着两个。”






              ( 十一 )

 诸多原因,昌明决定暂时离开学校,以硕士的身份去一家医院的研究所工作 。他从小就向往着做医生,可惜在报考大学时,他所在的考区,没有医学院召生名额。来美国后,虽就读于Tulane Medical School , 但生化系接触的只是理论研究,不是临床医学 。昌明告诉方华,只有先工作,由工作单位担保办绿卡,成为永久居民后,他才可以申请攻读医学博士 。 MD学生是没有奖学金的,需要向银行贷款付学费,生活费 。昌明很抱歉地对方华说:“小华,看来你还得跟我当好几年的学生太太了。” 

 不久,杨宇也找到了工作,在本市的Loyola University 作访问教授,机会难得,杨宇提前上班了。 


   一个星期六的上午,方华打电话给丽萍:“听晓倩说,你们上个周末去逛Garage Sale, 你买到好多小孩用的东西和玩具。你这位教授夫人都如持节俭,我得好好学学。”    丽萍回话:“是呀,真的挺合算。价钱便宜,东西也还挺新。刚才我翻报纸,有家人卖小孩之床,我们正想去看看。”  方华问:“我也想跟你们去逛逛。天太热,豆豆太小 , 不好带出门 。麻烦你和你先生来接一下我好吗?我和咪咪在前门等你们 。” 


不一会,杨宇开着车来了,丽萍坐在前排。方华很认真地看着丽萍说:“你的肚子形状尖尖的,里面一定是个儿子 。” 丽萍摸摸肚子:“ 瞧你都快成专家了, 真要是儿子请你吃饭 。”   杨宇把咪咪抱进车,咪咪甜甜的叫了一声:“ 叔叔阿姨好!” 


   刚进秋天,气温依然很高。咪咪的小额头上细细地有一层汗珠。方华一只手从衣兜里取出几张面纸巾,侧身替她擦着,另外一只手觉得被谁握了一下 。她一惊,眼光随之跟了过去,看见前排正开着车的杨宇,他的左手放在方向盘上,右手却越过前排座位,五指伸开,搭在后背座椅的下方 。 


  车子开出去十来个街区,停在那家人房前,丽萍很利索地下了车,径直走向摆在院子中间的那张小床。 咪咪被一辆粉红色的儿童车吸引住了,方华抱她骑上去试车,一抬头,看见杨宇微笑着站在那里。

她问:“ 怎么样,小床满意吧?”

 “嗯。”杨宇点点头:“那小床看起来还很结实,只是床板漆画的TeddyBear 小狗熊被划了几道印。”

方华看了一眼杨宇。很多时候,这个高高大大的东北男生,细心犹如女人。方华说不清楚自己对此是欣赏还是不以为然 。但她知道这是杨宇的一大特点。 


 今天,他看起来情绪很好,提前找到工作,马上又要当爸爸了,论谁都会春风得意   “方华,想不想去参观我的办公室 。”  杨宇邀请道。 “ 好啊!怎么样,大教授,工作滋味如何?” 

 “挺轻松的。美国的大学课程实在好教。嗯,我们学校还有个规定,教职员工的家属可以免费上学 。可惜,你不是我太太 。”


方华很为一惊,绉绉眉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挑东西的丽萍 。迟疑片刻,她说:“ 那就让你太太去读书么!”

正在这时,丽萍走过来,接过话:“ 读什么书?我可不想再上学 。理家,带孩子也就够我忙的了。”

她拉了一把杨宇:“去把小床搬上车 。我没看上别的什么 。”

说着她瞧了一眼咪咪骑着的三轮车:“ 方华,那车你买给咪咪骑,真便宜,才标价五块 。新的要好几十呢 。” 

 方华说:“当然买,我这就去付钱。” 


   上车后,方华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快 。是啊,要是昌明也已经博士毕业,工作领得足够薪水,她不就可以实现自己的读书梦了吗?她是想读书的,不是生物学,她想改学文科 。四年前,在Maple 街那个楼前小院里,和杨宇第一次聊天时谈过,他还记得 。而自己这几年来,生儿育女,忙于家务和上班 。校园,只成了她领着儿女散步的幽径小路了。


   今天,杨宇的一句不得体的话,引起了她对教室的向往。同时,她也想起了另外一件往事。


     丽萍到 New Orleans 一个多月后,欧阳的太太晓倩也到了。一个星期天的傍晚,三对小夫妻约好到 Tulane 剧院看电影《 On Golden Pond 金色池塘 》。六个人在剧院前见面好一阵热闹 。说笑声引起了正走来的两个美国男生的主意 。 “Hello, 杨!”他们是物理系杨宇的同学 。其中一位指着方华就问:“ 这位女士就是你的夫人吧?” 


   杨宇还没说话,方华羞了个满脸红,使劲摇头:“ No, No  ”

 她用手指了一下站在自己身边的昌明:“这位是我的先生,”

她又指指丽萍:“ 她才是杨太太 。” 

 两位美国男生赶紧道歉: “ 对不起,对不起 。”

他们伸手给丽萍:“ 很高兴认识你,杨太太 。”  

等他们走后,欧阳还在笑:“ 真有趣。洋鬼子乱点鸳鸯。” 

丽萍声音闷闷地:“ 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他从不把我介绍给他的同学老师 。国内有人写信来还问他结婚没有 。” 

晓倩一到美国,欧阳就在家里开Party , 请系里的老师同学来玩,还天天把她带到系里 。于是,晓倩劝丽萍:“ 你别生气 , 个人性格不一样 。像欧阳那样,我刚到,他一下子介绍给我那么多洋脸孔,洋名字,我分不清,也尽闹笑话呢 ”







               ( 十二 )

 周末考试刚过,学生们都回家过圣诞节了,校园里立时显得冷冷清清。杨宇拨开百叶窗,再次往楼下的人行道上望去。


昨天,方华说今天有时间来他的办公室参观 。可现在已经时去半日了。还不见方华的影子。


杨宇抓起电话,刚拨完七个数码,就听见方华又惊又喜的声音:“ 呀,真巧!”   杨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真巧?” 方华仍在笑着:“ 是你吧,杨宇。今天是我上班后的第一个休息日,早上送小孩们上了托儿所后,我便睡了一个回笼觉 。可能是昌明怕有电话闹醒我,他把电话关掉了 。刚才我一醒就去拨开关,手一碰那儿就听到~~叮铃铃, 电话响了,你说巧不巧? ” 

哦,原来如此。杨宇说:“ 难怪我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人接 。今天我可是一大早就来办公室了。” 

方华抱歉地:“ 真不好意思。现在几点了,一点多?太晚了,我下次再去参观你的办公室吧 。你该回家陪丽萍了。”

丽萍的医生说她有早产的预兆,需卧床休息,尽量不要走动,已经一个多月了。方华想,丽萍这时最需要有人陪着了。 杨宇赶紧接过话:“不要紧,你先来,我们 , 然后我马上回家。” 

 “好吧,”方华答应道:“ 那你给丽萍打个电话,免得她着急,我这就出门。” 


 半个多小时后,传来敲门声 。杨宇急急地打开门,觉得眼前红光一闪 。方华穿着一身红色毛衣套裙,V 形领口处露着白色乔其纱的褶边翻领 。她的脸颊也红朴朴的,圆润的嘴唇微微张着,有些气喘嘘嘘:“ 走得太急了。不过正好减肥,生下豆豆半年了,体重还多余十来磅呢 。” 

杨宇目光炯炯地打量着方华:“ 这样很好,很漂亮 。”  他的眼前象是在轮转放着两张幻灯片,一会儿是四年前那个全身浸在阳光里着一身浅杏色连衣裙的女孩子,一会又变成眼前这位丰满韵致亮丽动人的少妇 。她们似乎不可能是一个人,又都让他特别喜欢 。


   方华全然不知,她进了门,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 真不简单,杨教授,都有自己的个人办公室了。” 

办公室不大,两张摆成 L 形的写字桌占去了一大半空间 。杨宇耸耸肩:“ 这小办公室,真没有什么好参观的。” 

方华在靠窗的一把椅子上坐下,会意地说道:“ 我知道,其实你是约我来 ~ ” 

没等方华说完,杨宇突然心慌起来。

~聊天的。”

听到这话,杨宇松了一气:“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

方华认真地:“因为我也挺想说说话 。两年多来,我身边第一次没有Baby, 可以讲讲大人话了。时间过得真快,一晃来美国已经四年多了。” 

杨宇说:“可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的样子 。” 

方华问:“ 在哪儿?对了,Audubon Park , 中国学生联谊会开迎新会选学生会长时 。” 

杨宇很是失望地:“你怎么忘了?是我来 Tulane的第二天 ,  在校园里 , 你那会儿正在喂小松鼠 。”

 “ 哦,是么?想起来了。难得你这大教授还记得这些小细节 。可惜  ~ "

方华的声音低了下来:“大家再也难得象过去那样常见面了。”

老朋友们走的走,散的散 。方华最要好的一个台湾女友,不知何原因,自她第二次怀孕起 , 两人越来越远,已生份得如同路人一般了。 方华讲起了这件事,很是遗憾痛楚 。

杨宇听完,淡淡地说:“方华,你别太在意这些。来美国生活,大家都各人忙各人的 。不过,我看我们周围的那些美国教授们倒是挺逍遥清闲,过得蛮有滋有味的。”


他一连串讲了好几起那些教授们的婚外恋情,风流韵事 。其中一位被太太发现,告到学校,被校方解雇了。

方华诧异地看着杨宇:“ 哎,什么时候,你开始对这些事情这么有兴趣了?” 

杨宇问:“你没兴趣吗?可能,你不在乎有什么不同?我是指 ~ ” 

方华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杨宇今天怎么啦?






              ( 十二  ) 

 只听得杨宇又问:“方华,你有没有看过《Pretty Woman》,一部很叫座很浪漫的新电影 。” 

 “没有,自从有了 Baby 后,昌明和我就再没去过电影院。” 

“那我讲给你听。” 

方华很是高兴又有些不相信地:

“ 真的?一部电影,讲起来要花很长时间的呢,可你该回家了。” 

杨宇看看表:“ 没关系,我给丽萍打过电话了。” 

于是,他从头到尾把电影讲了一遍 。一个现代灰姑娘的故事 。这位灰姑娘不仅出身贫寒而且微贱,是个妓女,后来拉客时遇到一位 perfect gentleman 富豪绅士,爱上了她,使她一下从野鸡变成了金凤皇 。 


 杨宇很有兴致地说:“ 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演得特别好,差一点获得奥斯卡金像奖 。方华,你以前是很爱看电影的,还时不时写些东西。别因为有了孩子,就完全失去了自己 。” 

方华点点头,又叹了口气:“ 杨宇,等丽萍生下孩子后,你就知道了,真的没时间也没有机会呃 。在家里就陪孩子们看动画片咯 ,  ” 

 杨宇接过话:“尤其是 Dirty movies 美国X级电影,更不能看了,是吧?我这里有一样,你想不想看?” 

 “不要,不要 。怎么,你的办公室里还有电视?” 

 杨宇从抽屉里取出一本杂誌:

“ 不是电影,是《 Pantyhouse  》, 我和你一起看好吗?” 

杨宇弯腰站到方华的身后,两手举着翻开的杂志画面,伸到了方华的眼前 。几个漂亮而又肉感的裸体女郎在那里千娇百媚,风骚撩人 。 

方华的心 “咚咚” 跳得好快,伸手赶紧推开了杂志,“ 我借回家和昌明一起看吧 , 你真是的,我怎么能和你一起看这些呢? ” 

杨宇把杂志放到桌面上,眼光定定地地看着方华:

“ 没想到,你还这么不好意思 。看你紧张的,我帮你做个按摩,放松一下吧。你不是喜欢 massage 吗?” 

说着,他的一双大手已经放到了方华的肩上 。 方华的身体像触电了一般,僵僵地坐在椅子上,拒绝着:

“ 不用,我今天睡了个大懒觉,挺舒服的,不用做massage 。” 

但杨宇的那双大手,已经在方华的肩头,后颈上有力而又温柔地动作着 。 随着双手的移动,杨宇的心跳和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手下的方华,犹如一块温香的软玉,让他心向神往 。有些迟疑地,又很坚定地,他的双手插入了那件羊毛衫的V形领口中,挪到了方华的胸前 。 

方华浑身一震,猛地一下站了起来,两手抓住了杨宇的双臂,用劲把它们推开,转身面对着杨宇:

“ 请你住手,杨宇 。不然,我也去你们系里告你的状了 。” 

杨宇一个踉跄,原本亢奋勃起的神经和身体一下子萎蔫了下来 。他蹲在地上,嘴里发出颤抖含糊的声音:"~~ 太久了,对不起,方华,我想 ~~ ” 

 方华的身体也在颤动,刚才的反抗,完全是条件反射 。除了昌明,从没有第二个男人如此接近触摸过她的身体,惊异于眼前这突变的情形,她也很是不知所措了 。 她弯下腰伸出一只手把杨宇拉了起来,自己的心情竟也一下子神奇地稳定而平和了。她宽厚地看着杨宇,问道:

“ 太久了?因为丽萍怀孕吗?” 

杨宇摇摇头,刚才愉快调侃的声音变得闷然暗漠 :

“ 对不起,方华,谢谢你制止了我 。我送你回家吧 。嗯,那本杂志,你看完后就一定烧掉吧 。” 

听了这话,一丝模模糊糊又似曾体会过的那种别扭的感觉从方华的心头一闪而过,她没回话,开开门,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 


杨宇在后面忐忑不安地跟着 。






20150821 

 ■读文 ●写字体会~~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U4NjU4OQ==&mid=207884251&idx=1&sn=008a0cc81bf1599270024526da35c469&scene=1&srcid=fjO3u0cu32grvLLHkXP0&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rd ■] 

●@忆乡坊编辑部 : 

NEW ORLEANS , My very first hometown in American ! 

● 一边读着这篇 exotic 旅游者的游记 , 一边使我想起了 Madonna 的一首歌《 you only see what your eyes want to see 》 

● Ahh ,  we all only post THINGS at where our mind sees it ought to be! 

●谢谢大家的分享 , 居住那里十八年 , 下次回老家 , 可以安排这么一个新节目咯 ! 

■记得到 New Orleans 至少一星期,就称得上去那里开眼界了 。

● 新奥尔良真的是一个世界人文大融炉 , 自19860308 ~ 20020603 , 我们这对学生夫妻 + 年轻父母和其他留学生们 , 是生活成长在我的中篇小说描写的那个 New Orleans 里的 ( 待续 ~~) 

● 20050829 的 Ketrina 之后 , 我们夫妻特地回访那个特别城市 , 才知道了那么多的新地方和人物 , 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和体会的 ~~ 

● 哦 , 如果你居住那里两个星期 , 就可以算得上是 ~ 来了Louisiana , 等于是到了半个美国了 。 

■我确实很想回去看看 

●你领头 , 我们跟随 ! 与你家夫人商量好 , 就回老家走一趟咯 ! ●KETRINA 之后的老家 , 变了不少 , 但那些我们心里的眼睛能看到 , 眼睛耳朵能感受到的情怀~~依然如故 ! 

● The spirit of the " Big Easy " & Let the good time roll !

●20150829 , 是 Ketrina 10 周年 , New Orleans 就是我们的一般好朋友 , 喜乐苦痛人生的许多第一次都与它一起经历 , 但却选择了不一起长老 ! 

●我们真的都长大了 , 友情恋情也可以是纯粹 Platonic 地怀念一个人群 , 一个地方 , 一种感觉 !




推荐电影~ ■ http://frodo.douban.com/card/movie/26314915/subject?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i!/ckDefault■ 

■张益堂去UCSB做终身教授了 , 比陈景润强多了 

● 陈景润的研究生之一 , 给 《一般的好朋友》里的女主人公写过两首诗呢 ! 而他家的合住房客 , 就是即将出面的中篇小说里 , 唯一让已是两孩子的妈妈 , 且大他三岁的方华第一眼见面 , 有了skip a heart beat 的异性 。如果爱情是人类永远的传奇 , 也许他们会重逢 ? ( 正在写字中 ~~) 

●你写的爱情故事里 , 女主人慧眼识奇才 , 她被爱情提高和升华了 , 赞叹也欣慰 ! 

●而《一般好朋友》里的方华与丈夫李昌明 , 成为了在遇险的生死关键时刻 , 互相把生存的机会推给对方的后天亲人 ~ 凡人的故事 , 成长的滋味 ! 

● 在20150829 , Hurricane Ketrina 十周年之前 , 我得先把自己的作业写完 。 

● 相信群里众多才子才女 , 会有人心动而写出 张益堂话剧原本吧 !


■ 阅尽人生百态,还是诚实最好;阅尽生活坎坷,还是真诚最美。生活就是一面镜子,于其中,或是善良诚实,或是奸诈虚伪,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情态;生活就似一部书,于其间,或是真诚相待,或是虚情假意,不同的人,留下不同的记录。经年的风雨,流年的漂泊,即使很苦、很累,但我们依然坚信,诚实最美。